小陰陽

🌟请大家看一下🌟
本人阴阳,主混一八,HP
9 1开始前去学习,暂退,寒假见面
可能会写短篇,连载暂停更
不要取关我qwq谢谢

(似乎现实)
一个拖更的人表示感谢

珺潭:

完全对

糯米鸡:

是的了

幻夜殘月:

我也好想要有評論,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(:3 」∠)_
↑((沒更新的人別說話!

篮子里的澜子:

没错,谁评论我,我们可以直接结婚
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

卿灯:

也是我。真的很喜欢评论了💕。

怀光:

是这样的。
如果收到长评,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。

長幺:

是这样的……

陌陌今天不在家:

没错!

帅的一批红棠:

就是我了,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。我会爱死你。

川南的戏:

是这样的

NO:

好像是……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

黎时华×:

是这样的。x

青阳淼:

没毛病,就是这样(。

逆世而生:

是这样的。

蘭浔:

陈大大大大大欢:

是的是的是的!虽然有时候没有回,但真的都有看!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!!!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!!!

Shawty.:

是我,我爱评论

百年大揪树✨:

是是是!评论我就是爱我!

努力画画的小羽毛:

是这样

冰冻的小姐鱼:

是这样的…… 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改图(全员恶人)
也许是all斯的心声?

打算随机取一个玩玩——

大概是——点梗吧(不知道会拖到猴年马月的那种)

国庆快乐
写篇詹斯
学农回来后笔风沙雕orz
说实话本来想些迷情剂梗的(不是)

emmm被屏蔽了呢评论区见🌚
意识流是个好东西(躺地)
貌似除了囚禁我啥都不会?(暴露属性)
其实很想开车的但有点崩坏啊~_~不敢不敢
其实大概就是哈利学习黑魔法然后被开除了找教授同居。后来严重吃醋就囚禁(老套的剧情)blablabla这样(好水…)

第一次尝试百字,第一反应就是写给教授
爱他

突然发现这文有不少ooc,拖更对不起>人<确实有弃坑的念头,感觉这文写的太奇怪了,越来越偏离提纲了。战斗那段我真的写不下去了(笔文渣的要死)就当端端全闯过了就好>人<

下次再更可能要很久,因为马上要开学打算好好学习。要退,偶然写几个短篇吧,可能会写连载的但很少(没时间)再次抱歉,寒假我努力>人<

七夕贺文——天上的八仙女

七夕快乐!正文↓

齐小八是天庭一个小算子,细皮嫩肉的,王母娘娘格外喜欢他,常管他叫“八仙女”。

他个算命的,卦特别灵。刚到天庭的时候还是个六七岁的小毛孩,最喜欢的就是揪太白金星的胡子。有一天,他对太白金星说:“老头子老头子,你家的大炉子又炸啦!”那时炉里的丹药已经快成形了,自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。但等到三天后开炉的时候,突然砰的一声,黑烟飘在空中,嗯,就这么炸了。“这小家伙算的真准,以后一定是一代神算子。”天庭就这样流传着齐小八的传奇。玉帝曾让他算过,那小东西跟他说:“笨蛋,竟然被一只猴子欺负。”玉帝很怒啊,他一代玉皇大帝,怎么会给一只猴子欺负???但后来孙悟空大闹天宫,这小齐八,供着吧。

齐小八就这样长大了,天天给人看卦,一双小嘴叨叨着,总是不停。在他三百岁的时候,因为贪玩,求着玉帝让他下凡。“哇啦,玉帝你一定要听我的,要不然我让猴子再来闹一次。”这小东西不是神算子,是乌鸦嘴,玉帝不敢,依你依你。小东西就这样下凡了。

他站在大街上,人来人往,热热闹闹,各个商贩在路旁吆喝着。他就东看看,西瞅瞅,眼睛锁定各种食物,拿出天上带回来的银两,不一会两只手就放不下了。啊啊累死啦,他想着,在这大街道上玩也玩腻了,就跑到深山老林里。那里住着一个隐士,名叫张启山,曾经在江湖上颇有名气,大家都叫他佛爷。当齐小八接近这片林子,他就察觉了,但这家伙感觉没有什么危险,甚至有点可爱呢……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红了,哇哇张启山,你怎么可以对别人有非分之想呢!但他还是默默观察着这个小可爱,看到他跑到水潭附近,兴奋的……跳进去?人家在洗澡啊张启山!不能偷看啊你是个正人君子吗!结束短小的心理搏斗,他还是跑到水潭旁边藏起来了,嗯,这只是为了他的安全,他自我催眠着,我不是流氓,我没有偷看!

“诶,这位大兄弟,你在干嘛呀?”平时和仙女姐姐们带久了的齐小八完全没有在意,直接朝着张启山打招呼。张启山觉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,这个家伙,厚,厚颜无耻的可爱啊……“要一起吗。”齐小八拍打着水面,水珠落在他透红的小嘴上,小虎牙在阳光下反光。“你不舒服吗,流这么多血?”小八凑过去想要擦掉张启山的鼻血,张启山缓过神来,忙向后退,他怎么知道这个家伙那么……诱惑!“你,你叫什么名字,从哪儿来。”他一遍擦拭自己的鼻血一遍问。小家伙一笑,“我叫齐小八,从天上来哦。”他又朝张启山凑了凑,“你呢?”眼睛里泛着光。 “我,我叫张启山。”张启山被找家伙弄得面红耳赤,眼睛却是不是偷瞄。

“嘿嘿,张启山。”他自然的把手挂在张启山的肩膀上,“我喜欢你哦~”这个天上下来的小算子不懂什么爱啊情的,但随口的话给张启山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他霎时间决定,自己要对这个小家伙负责,于是他把算子抱会了家,隐士无聊的日子多了一个妙趣横生的算子,每天看着小算子,怎么也不腻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,但作为天上的“仙女”他总要回去的。“启山,我要走了呜。”齐小八对着张启山哭了,张启山第一次看小人哭的这样厉害,一时间慌了,他就这样抱着齐小八,一个劲的说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心里又说不出的苦。

第二天,小算子就不见了,哪儿也找不到。张启山知道他这是回天庭了,他没有过激的反应,因为他知道小算子终会离开的。

失去算子的生活无味,他感到厌倦,甚至在自己的仇人找上门报复的时候他都没有反抗。他不知道小算子知道后哭了多久。

故事结束了?

没有……

张启山,一个张家普通的小伙子,他第一次踏入长沙城,第一次了解到九门提督。年轻人的野心很大,他要入九门,还要最九门的头。他站在路上出神,没有人理会。“大兄弟?大兄弟?你还好吗?”他回过头,啊,是那个算子,那个九门八爷。“我看你有富贵之相啊,想必以后定有一番大事业啊。”那小算子朝他挤挤眼,小虎牙一闪一闪的,“以后可以劳您多照顾一下咯。”

张启山觉得齐八似曾相识,他似乎……一眼看上这家伙了。齐铁嘴朝着他眨眼睛,水汪汪的,有着灵性。“借,借您吉言。”他说着放下几文钱,“我不收钱,这挂送您,还望以后多照顾我这个弱算命的哦。”嘴上说着俏皮的话微笑着,张启山似乎想的一个旧友。

只有齐铁嘴一个人知道,他的隐士回来了。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怕晚了忘了,现在发下
似乎短小?(cry...)

来自政治书的奇妙改编
(三)
emm这是什么沙雕的玩意